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055只是航母”带刀侍卫”?反舰能力让美舰队都退避三舍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一转眼,第8艘055都下水了。进入21世纪,航母与055无疑是中国海军最引人瞩目的成就。中国航母对中国海军战略的作用不用多说,但055远不只是中国航母的带刀侍卫。

在二战中,航母决定性地终结了大舰巨炮时代。战后美国海军的水面力量一直是围绕着航母打造的,巡洋舰、驱逐舰由其在航母战斗群中的作用定义,护卫舰则根本不计入主力战舰,主要用作商船队护航或者反潜巡逻,即使被“提拔”到航母战斗群里了也只是打杂、挡鱼雷,连反潜主力都是“斯普鲁恩斯”级这样的反潜驱逐舰担任的。

但在二战中,美国海军除了航母战斗群(在战时称为特混舰队)外,还有水面战斗群(也称SAG)。这是独立于航母战斗群而单独行动的水面作战编队,在巡洋舰或者驱逐领舰带领下,由若干艘驱逐舰组成,经常在独立的战役方向上单独行动。

战前美国海军的基本思想并不特别,还是舰队决战。战前设想的驱逐舰作用有两方面:在航渡中为战列舰提供反潜和防空屏护;在舰队决战中拦截敌方的驱逐舰鱼雷攻击,并配合本队战列舰向敌方发动鱼雷攻击。战前驱逐舰的定位实际上相当于大型远洋鱼雷艇,所以不仅负责鱼雷攻击,也负责反鱼雷作战。驱逐领舰比一般驱逐舰的吨位更大,具有一定的编队指挥能力,但依然是放大的鱼雷艇。

相比之下,战前巡洋舰的定位相当于大型远洋炮舰,以舰炮为主要武器,当然舰炮的口径和威力都要低于战列舰。巡洋舰既可以单独在远洋寻猎,也可以在舰队决战中为战列舰冲锋陷阵,削弱敌人的力量,以利战列舰发动最后的致命一击。对于驱逐舰来说,当敌人重巡洋舰用舰炮抵近攻击时,护航的驱逐舰要主动前出用鱼雷攻击驱离,但这只是防守反击,属于次要任务。商船队的护航也是次要任务。因此,战时美国驱逐舰也称舰队驱逐舰。

 二战时代,美国海军建造了大量驱逐舰,其中有一些脱离航母护卫,抽出来单独组建成水面战斗群

但在二战实战中,美国驱逐舰遂行的四大主要任务基本上都偏离了战前的设想,只有为主力战舰护航还最接近,只是主要威胁不是水面的鱼雷攻击,而是空袭。第二大任务是对岸轰击,这对驱逐舰不陌生,但战时实际行动中用到的规模是战前没有人预见到的。反潜也是一样,这是驱逐舰的传统任务,但战前思维里并不作为主要任务,战前驱逐舰的反潜能力也相当简陋。第四大任务则是水面战斗群,在海上寻歼敌人的水面战斗群或者运输船队。这是战前根本没有预见到的。

水面战斗群的存在是因为鱼雷的特殊威力。与舰炮相比,鱼雷的威力更大,但射程较短,因此多在夜战或者烟幕中使用,便于驱逐舰隐蔽接近。在理论上,看到鱼雷的航迹是有可能躲开的,但在夜间或者烟幕中就难了。鱼雷可以扇形齐射,只要有一枚命中,即使大型战舰也常失去战斗力。雷达的发展使得驱逐舰利用夜暗接近更为困难,但战时美国海军的经验表明,鱼雷依然是有用的海战利器,以至于战后一直到50年代后期,美国海军都舍不得在驱逐舰上撤销多联装鱼雷发射管。

战时经验还凸显了战斗情报中心(简称CIC)的重要性。在1942年11月13日夜间的瓜岛海战中,卡拉汉海军少将(在战斗中阵亡后被追授国会荣誉勋章)和旗舰“旧金山”号重巡洋舰尽管作战英勇,但对战局掌控糟糕,敌舰、我舰的位置、航向都稀里糊涂,不仅误击友舰“亚特兰大”号轻巡洋舰、击毙斯科特海军少将,还自身被击中45次,22次起火(但都被扑灭了)。

战后分析指出了CIC的重要性,各舰上的CIC根据统一的战斗情报,标出所有敌我战舰的位置、动向和战损情况,便于及时、精确、顺畅的统一指挥。这对雷达时代的信息分享和夜战特别重要,不能片面依赖战术广播频道、自身雷达、根据时间和速度的舰位推测,单掌握自己的态势和视角是不够的。

在航母时代,CIC在防空和海空协同作战中的作用更大。在混乱的战斗中,实时地清晰掌握和辨识敌我位置和态势极端重要。在CIC模式下,目标的敌我和性质一旦确认,就不再需要不断查证。目标的轨迹和指向经常就是敌我和状态的重要佐证。

水面战斗群在太平洋海战中取得重大战绩。在1943年8月6-7日夜间的所罗门群岛维拉湾海战中,6艘美国驱逐舰组成的水面战斗群分两队交替掩护,对日本海军的“东京快车”补给船队发动突击,击沉4艘日舰中的3艘。在1943年11月1-2日夜间的布干维尔岛外海的奥古斯塔女王湾海战中,美国海军水面战斗群在雷达控制下,用鱼雷击中5艘日舰,其中3艘沉没,包括“川内”号轻巡洋舰。在1945年8月31日的苏里高海峡海战中,水面战斗群击沉了“山城”号战列舰和一艘伴随的驱逐舰。

由于美国驱逐舰鱼雷的巨大威力,在1944年10月25日莱特湾大海战期间的萨马尔海战中,美国3艘驱逐舰和3艘护航驱逐舰逼退了追击的日本舰队。在1943年3月26日的阿留申群岛科曼多尔斯基岛海战中,得手的日本舰队也是因为忌惮美国驱逐舰的鱼雷攻击而放弃追击。

战后,美国驱逐舰的发展受到战时水面战斗群经验的很大影响,结果之一是美国驱逐舰的吨位和火力显著大于同时代其他国家,之二是具备完善的作战指挥中心,以满足水面战斗群的独立作战要求。但战后美国海军很少把驱逐舰作为水面战斗群编组使用,基本上回到航母战斗群的屏护舰队的传统角色。

在低烈度条件下,美国驱逐舰倒是有时独立编队甚至单舰行动,担任显示威力或者对弱小国家的由海到陆的打击任务。但这与水面战斗群不同,水面战斗群是针对高烈度作战的,低烈度条冲突的半军事、半警察性质连驱逐舰都是过度火力。

战后缺乏重大水面舰队对抗只是原因的一半。即使在战时,海军航空兵的发展也使得驱逐舰的鱼雷攻击模式很快过时了。驱逐舰只有相对薄弱的舰炮火力,而以鱼雷为主要攻击手段,在与得到舰载机或者岸基飞机支持的对方水面舰队对抗时,几乎没有生存力可言。

水面战斗群的辉煌时间不长,很快驱逐舰回到传统的护航使命中去了。尽管大容量垂发使得宙斯盾时代的美国驱逐舰具有十分强大的战斗力,远程雷达和信息化、网络化使得驱逐舰的态势感知得到极大改善,战后美国海军的战斗力核心无疑是航母,水面战斗群没有得到复苏。这是由美国海军专注于海上控制战略决定的。

海上拒止的要点在于阻止对方通过海洋达成战略目的,这里的战略目的包括海上交通线、两栖作战、海基对陆打击等。近海防御和远洋破袭都属于海上拒止,用海上决战和杀手锏迫使对方航母不敢进入己方近海甚至中远海,也是海上拒止。海上拒止是防御性的,从两次大战中的德国海军,到冷战中的苏联海军,到过去几十年的中国海军,采取的都是基于海上拒止的海军战略。这也是大陆国家的常见海军战略,主要战略方向在陆地上,海洋只是必须加以掩护的战略侧翼。

海上控制的要点则是在于确保己方通过海洋达成战略目的。这是海洋国家的常见海军战略,海洋是进攻的主要战略方向,而不仅仅是需要掩护的战略侧翼。从大英帝国时代的英国海军,到二战至今的美国海军,都是基于海上控制的战略路线,这是进攻性的,这也是马汉海权主义的核心。

海上拒止和海上控制都追求制海权,但海上拒止只要求动态的、局部的制海权,海上控制则寻求持久的、全面的制海权。

中国海军正在转向以航母为中心的架构。航母本身并不解决海上拒止还是海上控制的问题,航母在两种海军战略中都可发挥作用,但只有面向海上控制的进攻性海军战略才最大程度地发挥航母的作用。换句话说,以海上拒止为目的的话,航母并非必要。另一方面,水面战斗群倒是为海上拒止而存在的。

中国海军的主要任务曾经很简单:保卫海防。这依然重要。近代中国150年的悲惨就是从有海无防开始的,中国不能再重复同样的错误。但时间快进到现在,中国海军的主要任务已经发展到:

1。 反介入

2。 武装统一

3。 海上对陆打击

反介入是海防的深度发展,不仅从近海防御延伸到远海,也从海面为主延伸到空中和水下。这是以美国航母为主要对象的,但又不止于此,从冲绳驰援台海的美国F-15战斗机,从关岛起飞、向渡海船队发射LRASM的B-1或者向大陆发射高超音速导弹的B-52,还有B-2和B-21,这些都在反介入的范围内,从西太平洋向大陆发射巡航导弹的“弗吉尼亚”级核潜艇也在反介入的范围内。反介入是从台海开始的,现在也延伸到南海。

武装统一当然是针对台湾的。这曾经是很大的挑战,但如今,在排除美国介入的情况下,已经不是太大的挑战了,所以第一个任务完成后,第二个任务就迎刃而解了。

从海上打击敌对集团是新任务,这最初是从第一个任务延伸出来的。反介入不能被动挨打,必须主动掏窝。这也是中国反介入与众不同的地方。冲绳是第一个目标,如果菲律宾重新为美军介入提供基地,也是目标。如果必要,关岛、夏威夷和澳大利亚也是目标。同样,如果必要,反介入所需要打击的半军事和非军事战略目标也可以纳入打击范围。

反介入、武装统一、海上对陆打击都不直接导向海上拒止还是海上控制。海上拒止和海上控制也不是互相排斥的,战略上的海上拒止和战术上的海上控制,或者战略上的海上控制和战术上的海上拒止,都是可以存在的。对于尚且处于弱势的中国海军而言,这样的混合战略也是必须的。

中国的航母力量还刚刚起步,技术水平和运作水平都还处于初级阶段,而中国的安全状态不能等,必须双管齐下,海上拒止与海上控制互补,以055为核心的水面战斗群正是那另一管。

在导弹时代,以055为核心的水面战斗群具有强大的反舰和防空火力。“鹰击18”和更先进的高超音速反舰导弹的打击力无可置疑,就是攻击力和防卫力都很强大的美国航母战斗群都要回避三舍,对两栖战斗群、运输船队、反潜编队就是灭顶之灾了。

至于传说中055搭载反舰弹道导弹,这可能只是传说而已。反舰弹道导弹也是弹道导弹,在发射的上升段和中段还是按照简单弹道飞行的,只是到接近目标的末端才开始机动。055的垂发是大直径的850毫米,但依然不够容纳直径达到1.4米的东风21D和东风26C。坦克炮在行驶和颠簸中能保持对目标的稳定指向是靠自动稳定,但固定的垂发管是无法自动稳定的,只能在风浪中随舰摆晃,严重影响反舰弹道导弹的发射和命中精度。

海红旗9也架起了强大的防空网,使得防空圈延伸到攻势防空的距离,不仅建立强大的舰队防空,还有能力掩护近岸目标。大量近防火力则有助于填补防空火力间隙,击杀漏网的反舰导弹、制导炸弹等。海红旗9还有反导潜力,但目前还没有有关报导。

反潜导弹则可在远方的反潜直升机的指引下,提供远程反潜火力,减轻反潜直升机的携载负担。不需要考虑攻潜的反潜直升机可以大大延长搜潜时间,提高搜潜效率。

但055和驱逐舰的垂发容量依然是有限的,有能力发动突然、猛烈、精确的火力打击,包括对地攻击,但火力的持续性和灵活性还是难以与航母相比,维持长时间的实力存在更是得靠航母。无数分析指出,一旦冲突时间高于几天到十几天,轰炸机的效益远远高于巡航导弹。这也可以推广到舰载飞机与导弹的对比。

055的情报和侦察能力也有限,航母战斗群在这方面依然无法超越。但中等距离以内的海空警戒可以用无人机弥补缺乏预警机的问题,全球性的态势感知由卫星、高超音速侦察机、轨道飞机解决。在网络化的支持下,055的远程感知能力还是很强大的。

中国已经建造了8艘055、25艘052D,加上已有的6艘052C、2艘051C,大大超过了2艘航母的护卫力量的需要。全新的003甚至004航母正在建造,但更新的驱逐舰也在设计、建造中,包括传说中的全电推进甚至装备电磁炮的055大改。中国海军有条件、有必要组建水面战斗群,055是当然的水面战斗群核心,相当于二战美国海军水面战斗群的驱逐领舰或者巡洋舰的作用。

二战美国海军水面战斗群具有两大成功要素,这两点今天同样重要:

1、强大的独立打击力和自卫力

2、相匹配的情报与指挥控制能力

055是作为航母战斗群旗舰打造的,美国国防部的中国军事力量报告里直接把055列为巡洋舰,而不是中国定位的驱逐舰,其情报与指挥控制能力无可置疑。除了在航母战斗群里担任旗舰,055加上052C/D等驱逐舰构成的水面战斗群的打击力和自卫力也同样强大。这是对中国航母战斗群的有力补充,更是打击对方两栖战斗群、水面战斗群、运输船队、反潜编队的强大力量。

在中国航母战斗群尚且在成长中的现在,水面战斗群有其特殊重要意义。即使未来中国航母的战斗力成型了,水面战斗群依然重要。在较长时期内,中国海军可能以海上拒止与有限海上控制相结合,在西太平洋里确保美国海军不能自由行动,同时在一定条件下建立和保障从海上打击敌对集团的能力,因此水面战斗群不是权宜之计。

 在苏联海军战略里,导弹火力是主力,航母是辅助的,尽管苏-33一级的舰载战斗机已经具有匹敌美国一线舰载战斗机的能力

这与航母时代的苏联海军战略是完全不同的。苏联海军从来就是海上拒止战略,航母是为配合导弹火力而存在的,所以航母本身都装备了强大的导弹火力。舰载战斗机一方面提高扩大的舰队防空圈,另一方面在进攻中缠住对方舰载战斗机,为自己的反舰导弹创造机会。舰载战斗机的进攻和海空控制能力从来不是重点。

美国海军战略正好相反,盾舰强大的导弹火力是为配合舰载机火力而存在的,在防御中填空补漏,在进攻中为舰载机开路,或者缠住和引开对方的防空火力,为自己的舰载机创造机会。导弹火力不是舰队火力的重点。

苏联模式的优点是火力猛烈,缺点是耐久力和灵活性不足;美国正相反。中国则是两条腿走路,哪条腿好使就出那条腿,同时依托陆基的反舰弹道导弹,体系作战。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也针对亚太海军力量平衡不断偏离美国绝对优势和航母数量不能满足需要的现实,提出“分布式杀伤”(Distributed Lethality)的理念,“分兵集火,凡舰皆战”。这在某种意义上重回水面战斗群了。这不是简单的轮回,而是新时代新条件和新威胁的共同结果。但美国海军缺乏足够的驱逐舰。

美国海军现有11艘航母,9艘两栖攻击舰,23艘坞式登陆舰、22艘巡洋舰,72艘驱逐舰(包括69艘“伯克”级和3艘“朱姆沃尔特”级),濒海战斗舰无法作为有效的航母战斗群或者水面战斗群的成员,未来的护卫舰有可能,但航速跟不上航母和驱逐舰。

“伯克”级包括“伯克I”、“伯克II”、“伯克IIA”,正在建造“伯克III”,计划总数82艘。但早期的“伯克I”已经到了退役年限了,所以实际在役总数不会比现在增加多少。如果不是国会强令,早期“提康德罗加”级已经开始退役了。现有舰龄最长的已经35年,超过30年的有10艘,舰龄最低的也有25年。新一代巡洋舰的计划不明,至少在近期内不可能开工。未来10年里,新建的护卫舰可能在总数上补充退役的“提康德罗加”级,所以巡驱护舰总数估计大体不变,在90-95艘左右。

航母总数会维持在10-11艘,尽量维持在11艘,新舰加入和老舰退役大体平衡,两栖攻击舰和坞式登陆舰也是一样。“硫磺岛”和“塔拉瓦”级退役后,接下来轮到“黄蜂”级了,“美国”级的建造大体与“黄蜂”级的退役同步,“美国”级的计划总数为11艘。“圣安东尼奥”级计划总数26艘,包括已经建成的11艘、2艘在建和13艘“圣安东尼奥II”,将逐渐替换“哈伯斯·费里”和“惠特比”级,总数维持在23-25艘左右。

“提康德罗加”级和“伯克”级都是盾舰,按照每艘航母至少4艘盾舰的标准,11艘航母就需要44艘。每艘两栖攻击舰每艘需要至少2艘盾舰,这就又去掉了18-22艘。坞式登陆舰每艘至少需要1艘盾舰,再去掉23-25艘,但新护卫舰的航速足够,可以接替现有盾舰的护航任务。

这样,仅仅是为大舰护航,巡驱护舰已经需要85-92艘,现有巡驱护舰基本全部被占用。事实上,美国海军的舰艇建造也正是围绕大舰护航而考虑的,两者的吻合不是偶然的。但这也决定了美国海军没有组建水面战斗群的余力,除非把不顶用的濒海战斗舰顶上去。就战斗力而言,除了跑得快,濒海战斗舰可能与056对打都不占上风。

盟国中,只有日本有可能独立拉起水面战斗群,但无法与055为核心的中国水面战斗群匹敌

美国有可能拉上盟国组建水面战斗群。但各国有自己的大舰护航甚至国土防空任务,实际上没有多少盟国有能力独立拉起水面战斗群,国际政治更是影响乌合之众的混编水面战斗群的战斗力。以055为核心的中国水面战斗群是西太平洋乃至更远大洋上强大的存在。

055远不只是中国航母的带刀侍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t36体育_bet36体育网址_bet36 » 055只是航母”带刀侍卫”?反舰能力让美舰队都退避三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