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美军机密武器试验场:诞生近80年 曾曝炭疽危情

2018年,在达格韦的媒体日,英国皇家空军士兵展示了化学采样技术。
达格韦边缘建造了一个小“城镇”,用来模拟普通建筑受到化学或生物攻击时的反应。
2018年,媒体摄影记者在达格韦化学测试实验室里拍摄。
2013年,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空中网络传感器系统在达格韦进行了测试。
一只戴着防毒面具的橡胶鸭子给原本严肃的环境带来了一丝轻松。

▲人体模型都配备了口罩和呼吸器,经受各种化学试剂的“考验”。

达格韦也被美国陆军预备队和国民警卫队用来训练,进行军事爆破等。

在美国犹他州首府盐湖城西南方向大约140公里处的沙漠里,有一个神秘的达格韦武器试验场(以下简称“达格韦”)。达格韦占地3243平方公里,有着绝美的沙漠风光,但极少人会想去那里徒步旅行,因为,自1942年以来,这个地方一至是美军进行生化武器研究的军事试验场。几十年来,那里基本上都是禁区,机密又神秘。

在那里,美军科学家研究的是如何抵御各种危险的可能致命的“药剂”“毒剂”。

曾经 诞生于二战,曾试验武器化蚊子跳蚤

根据达格韦官网的介绍,达格韦的主要任务是“测试美国和盟军的化学和生物防御系统,并对国防材料进行核、生物和化学污染生存能力测试。”“(达格韦)利用其最先进的实验室,配合广泛的现场测试网格,以充分确定被测试项目的性能特征。”

据洛杉矶非营利研究机构“土地利用解释中心”的说法,“这里是美国主要的生化武器测试和训练基地,将化学和生物实验室的微观世界与大规模的测试和训练结合起来”。

达格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42年。那是在二战时期,美国政府需要一个大的区域以测试强大的武器,最终选定了犹他州沙漠的这片土地。当时,这个地方被用来测试化学喷雾剂、喷火器,各种解毒剂和防护设备,甚至是燃烧弹。二战时,美军通过达格韦模拟对德国城市地区和日本小村庄的攻击,模拟世界末日。

从那时起,达格韦研究和测试了包括核反应堆熔毁试验、宇宙射线研究和化学武器处理在内的各种情景。

在起初的几十年里,达格韦主要研究攻击性武器,即用于直接攻击敌人的生物和化学武器,进行过的实验包括武器化蚊子和跳蚤。

20世纪50年代,达格韦启动“大痒行动”。这是一个测试武器跳蚤的试验,数千只未感染疾病或病原体的跳蚤,被放入集束炸弹中,以评估它们是否能在发射后依然存活。20世纪60年代,达格韦进行了第二个试验“领头羊计划”。蚊子被注射惰性疾病、惰性细菌和惰性病毒后,被释放到几组志愿者身上,这些志愿者在试验期间被一次又一次地叮咬。

如今 使用惰性材料远程模拟灾难场景

1969年,美国宣布放弃使用攻击性生物武器,一直到1973年,美国逐步销毁生物武器。1975年,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生效。

但是,达格韦仍在进行化学和生物制剂测试,以研究检测方法和防御措施;那里也仍然储存着一些地球上最致命的化学和生物制剂。

“虽然达格韦过去曾在其范围内使用过活体生物和化学药剂进行露天试验,但目前的现场训练是使用模拟惰性材料进行的,这些惰性材料具有类似危险药剂的特性,”土地利用解释中心分析。

达格韦的存在,是对真实灾难场景的远程安全模拟,这是美军觉得有必要向公众传达的重要信息,传达远程模拟的安全性,远程模拟的保密性,远离窥探的目光。

透明化 向媒体学生开放,披露部分内部情况

达格韦试验场内究竟在做什么试验?当地社区也对该试验场的运作提出了疑问。由于其任务的机密性,这个地方戒备森严,四周布满了高高的带刺铁丝网,进出受严密监控,全副武装的警卫们在巡逻。

鉴于近年来频繁被曝的安全事故,达格韦表达出“更加透明”的愿望,希望通过向公众介绍(部分)内部实际情况,更好地“成为当地社区的一部分”。达格韦开设专门的活动页面,列出对公众和当地社区开放的活动。杜格韦还参加了历史频道的“UFO猎人”节目,在节目中,当地居民和UFO观察者接受了采访,检视了杜格韦内部的一些影像。

不能看到全貌

2018年,达格韦举办了媒体日,向多家媒体打开了大门。同一年7月,犹他大学工程学暑期课程的90名学生也来到了这里。

“我认为让媒体到这里来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让公众到这里来看看达格韦,”达格韦发言人罗伯特·萨克森说,“我们没有什么要隐瞒的。”

记者们没有看到达格韦的全貌,还被要求在乘坐大型货车前往现场时不要拍摄照片或视频。尽管如此,他们参观了一个研究毒剂的实验室,其中某些毒剂只要极少量就可能致命;进入了英国皇家空军的某个小队正在训练的野外场地,看到了一个经改装可以释放致命毒剂而又不会爆炸的手提箱;采访了十多年来几乎每年都在达格韦接受训练的英国上校克里斯·邦德,邦德上校领导的英国皇家空军联队曾被派往伊拉克和阿富汗。

“这是达格韦新的魅力攻势的一部分吗?”有记者问。萨克森回答:“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新方法的一部分。我认为它正在试图变得更加透明,变成社区的一部分。”

事实上,这不是美国媒体首次获准进入达格韦参观。2009年,美国科技资讯网的记者访问了杜格韦,并参观了里面的化学测试和生命科学部门。2014年,美国视觉艺术家大卫·马塞尔获得许可,一探这个神秘基地,并拍下了大量照片。

据美国科技资讯网报道,在达格韦化学测试部有两种不同的实验室:一个评估测试防护设备,如呼吸器和防护服;一个分析各种化学物质的性质。

在防护设备实验室里,戴着特殊口罩的人体模型与人工肺相连,并经受各种化学试剂的“考验”。目的是测试士兵的装备,使其尽可能接近他们在实战环境中的装备。

而达格韦的生物技术部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制造各种军事或民用领域主管在其试验项目中需要的非致病性模拟物。其下又分为气溶胶技术分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培训分部、法规遵从性和教学分部、生物测试和抗原生产分部等。其中,气溶胶技术分部负责所有现场工作和现场测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培训分部旨在为急救人员(例如消防员、护理人员,警察和其他人员)提供有关处理生物制剂的基本知识培训。法规遵从性和教学分部旨在确保达格韦遵循自2005年以来制定的有关危险物质处理的新法规。生物检测和抗原生产分部负责对此类危险物质进行实验室检测。

专人相陪无须穿防护服

2014年,美国视觉艺术家大卫·马塞尔进入达格韦,等待他的除了礼貌的官员,还有严格的界限和协议。为了得到这张“参观券”,马塞尔与美国国防部周旋了十年。“在现场参观时,我不需要穿任何防护服”,但同时,无论马塞尔去到哪里,都有个身影紧紧相随,即使他在空中航拍时也不例外。达格韦指派了专人陪伴马塞尔,在阴森的鬼城般的地形上游逛。

马塞尔发现,达格韦试验场内的沙漠地,有着许多网格,这是受测武器被引爆的地方。沙漠变成了在不同的点测量毒性的工具。达格韦测试过的武器包括激光雷达。根据国际光学与光子学学会2018年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其2015年至2016年进行一系列试验,其中包括在达格韦使用激光雷达技术来检测空气中的氯浓度。

马塞尔甚至获准进入达格韦的实验室内部。他拍摄下了一个当时刚刚(2015年)完工的名为全系统活体试剂测试室的地方,这是一个密封的手套箱实验室,致力于测试检测炭疽等生物制剂。

但是,尽管保密级别有所改变,达格韦的许多试验仍然是保密的,达格韦可谓只掀开了神秘面纱的一角。

丑闻 炭疽纰漏影响全美波及9国险致外交危机

2015年5月,达格韦最“臭名昭著”的安全丑闻首度曝光。当时美国一家私人实验室发现,来自达格韦试验场军方实验室的炭疽杆菌样本仍存在活性,美国五角大楼接报后开始调查,事件持续发酵,遭“炭疽乌龙”波及的实验室及国家不断浮出水面。

调查持续到2016年,最终发现,2004年至2015年间,达格韦误将活性炭疽菌通过联邦快递等快递运营商寄至全美50州乃至英日韩等9个国家总计194间实验室。

据悉,炭疽杆菌可引起炭疽热等急性传染病。这种病毒通过皮肤、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传播,可被当作生化武器使用。美国不少军方实验室把灭活的炭疽杆菌样本地送给其他商业实验室或政府实验室,用于研究防生化措施。按正常程序,炭疽杆菌样本输出前,实验室会使用伽马射线对其进行灭活处理,并进行检测,确认炭疽杆菌已经失去活性。

这起安全事故引发了公众恐慌,还险些导致外交危机,美国国防部官员当时不得不出面向多国政府道歉。所幸,事件没有对公众构成健康威胁,可能接触样本的实验室工作人员也没有出现疑似和确诊的炭疽杆菌感染病例。最终10多名军方和地方监管人员遭处分,其中包括对时任达格韦司令威廉·金作出“终结其职业生涯”的训斥。

频曝危机

毒气失踪试验出错安全性遭质疑

在这数十年时间里,达格韦曾多次被曝出安全疏漏事故,引起了公众的注意,达格韦安全控制的有效性受到了质疑。

1968年,美军用飞机在达格韦进行喷撒VX神经毒气试验,结果飞机偏离喷撒区,30英里外放牧的约6000只绵羊死亡。尽管美军否认有责任,但仍向农民支付了损失。VX神经毒气是最致命的化学武器之一,人体皮肤与之接触或吸入就会导致中毒。

从那时起,达格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达格韦方面说,户外测试不再使用生物或化学制剂,而是使用刺激剂,任务也从“进攻”变成了“防御”。

1984年,一名退伍军人不小心被化学品DMMP喷到了脸上,第二天他发现自己出现了喘息和咳嗽症状,并持续了几个星期。尽管如此,达格韦陆军医院只给他开了止咳药和抗生素。达格韦安全办公室向他保证这种化学品是安全的。但到了1988年,达格韦的官员重新评估了这种模拟物,担心它可能会导致癌症和肾脏损伤。

1994年,美国参议院关于退伍军人健康的听证会特别关注了达格韦退伍军人和平民。一份报告发现,达格韦的居民暴露在当时被认为是安全的生物和化学模拟物中,但美国军方后来停止使用其中的许多模拟物,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些东西并不像之前认为的那样安全”。

2011年,达格韦再次出现安全事故:在工作人员丢失了一个装有VX神经毒剂的小瓶后,试验场被封锁。包括员工在内,没有人被允许进入或离开。

2017年,美国陆军一次内部调查发现,达格韦存在生化毒剂处理和保存不当等一系列问题。调查报告指出,2016年4月19日的一次库存盘点发现,达格韦官员“未能及时通知化学材料负责人”库存出现1.5毫升的沙林毒气短缺。这一剂量的神经毒剂足以导致人在数分钟内死亡。

(原标题:走近美军机密武器试验场 位于犹他州沙漠的生化武器测试和训练基地达格韦诞生近80年,曾曝炭疽危情)

(责任编辑:李崇_NN553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t36体育_bet36体育网址_bet36 » 美军机密武器试验场:诞生近80年 曾曝炭疽危情